人生的‘虚’与“实”
2015-08-14 12:08:57
  • 0
  • 0
  • 4
  • 0

平常我们总说,某人很务实,又说,某人总是务虚,总喜欢玩虚的。这说明,任何人的人生都是由虚和实两部分组成。所谓实,无非是人生历程中人的具体历事,也就是每个人于特定时空中的具体经历。这也就是一个人日程的总和,当然有的人这个日程有一个提前安排,有的人没有。但这个是不重要的。不消说,一个政治家的每天的实际发生与一个农民的日常的历事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而一个学者每天生活的实际与一个足球运动员的日常经历也是截然不同的,但他们的这种日常所为为其生活之“实”是一样的,这都是他们生命中的“实”。 这些属于他们生活中实的一面,对不同领域的人,对运行于不同人生轨迹上的人,这实的一面本质上是相同的,绝无高下之分。政治家绝不因为他有某种高阶的历事经历他的人生就是高贵的,一个农民并不因为他的历事属于某种低阶状态生命价值就会出现某种流失。

也就是说,人的生命的意义从根本上讲不是由其生命中“实”的部分所决定。决定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是人生中“虚”的部分。

人生天地间,每个人时空之下的历事总体上是大同小异的,也就是说,人生中实的部分是大同小异的。但虚的部分则是迥乎不同的。不同的人在“虚”上的这个差异是绝非以道里计的。即便仅仅从不同的人“虚”的部分的大小讲。 这个虚的部分其实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境界。例如我们讲某人有很高的人生境界,按照我们这里的意思,就是他(她)人生“虚”的部分特别大,但说他或她人生中虚的部分所占的比例特别大,并不就意味着这个人是一个一味务虚的人,这是两码事。

凡人其人生就有虚实之两面。没有只有实的一面的人生,也没有只有虚的一面的人生。关于人生之实的一面很好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有他时空下行止和作为,这也就是一般的生命历程之现实。对普通人而言,这种人生之现实,也就是人生之“实”,在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是注定了的,这种所谓的注定,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命”。 显然,问题是如何理解人生中这“虚”的一面。首先,这种“虚”的本质是什么?它与人生境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虚”的存在方式如何?以及,拓展人生“虚”的一面的空间为什么对我们的人生就那么重要?这种“虚”的一面对我们人生价值的提升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我们该如何拓展人生中这“虚”的一面?其具体手段和途径是什么?等等等等。

人生有虚的一面,这是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所在,也是人之为人的本质要素。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未经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一过的。”言下之意就是,未经反省的人生不是人生。为什么呢?因为未经反省的人生是那种只有实的一面没有虚的一面的人生,这样的人生完全是动物性的。人生之所以是人生,是因为有虚的一面,有这“虚”的一面为其“实”的一面赋义。因为没有意义的人生不是人的人生。由此可见,人生之所以能够有“虚”的一面,在于人有对自己的人生加以反省的能力。【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