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统摄世界展开的基本情绪问题
2016-03-16 03:22:57
  • 0
  • 0
  • 1
  • 0

有人讲,中西哲学之别是真理和道理的区别。这个说法还是蛮有意思的。其实衡以西方哲学的标准,也就是那种爱智的哲学规范,中国是不存在这样意义的哲学的。亚里士多德曾把惊赞作为人类知识之起源,也就是人类的惊赞这种情感对哲学的价值是第一位的,因为惊赞,才有为什么“何以总有一些什么而不是什么也没有”这种莱布尼茨讲的形而上学的根本问题。这就是求真的意志。所以我们可以把古希腊人的基本问题界定为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个自然,这个physics可以是海德格尔把握的那种意思,可以是存在和存在的形成,但总之古希腊人存在的基本动力是被惊赞这种情感所界定的,他们的问题最根本的维度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西方还有另外一个传统,这就是犹太人的传统,这个传统讲的是人与神的关系,它所突出的最基本的人类情感是敬畏,旧约诗篇讲,敬畏是智慧的起点。所以,犹太人人生的核心不是与自然的关系,在他那里不存在古希腊人那里的存在问题和真理问题,他的世界是他和他们的神的问题,是如何调整犹太人作为被神所拣选的民族与亚威的关系问题。这里重要不是认识,不是探索,而是倾听,如何有智慧地倾听神的话语才是最首要的。

 而在中国人这里,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统治中国人的根本情感是忠诚。中国人世界的中心问题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这里既不存在古希腊自然以及认识自然的真假问题,也不存在犹太人人与神的敬畏问题,而是人与人与人之间忠诚的问题。这里重要的是繫矩之道,就是对支配人们交往的利益关系的合乎情理的权衡。如何去把握人与人互相交往的基本规则和在此交往中所产生的各种利害关系,才是中国人世界的中心事务,而中国人所讲的道就是支配人与人交往的规范体系。 这样看来,我们可以粗略地把古希腊人的世界是围绕真的问题也就是人与自然展开的,犹太人的世界是围绕着神与人的关系展开的,中国人的世界主要围绕人与人的关系展开的。当今世界,需要的可能是上述三种关系的平衡。

 所以说古希腊那里有哲学,有真理的学问,犹太人那里有神学,有关于神的学问,中国这里有人的学问,是伦理学发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