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多前书第13章
2016-11-20 15:29:17
  • 0
  • 0
  • 2
  • 0

与兄弟姊妹们分享《哥林多前书》第13章。因为分享,对这章貌似作为题外话插入到12章和14章中的经文似乎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作为颠覆了那个时代人类所知的‘’爱‘’的一种全新的原则,圣保罗这里展现的不仅仅是与古希腊的eros所对立的agape所简单把握到的东西。作为引导和规范各种恩赐的一条普遍原则,爱既是太初的创造原则,也是面向终末的圆成原则。创造是爱,圆成是爱,救赎是爱,惩罚是爱。惩罚可能是比救赎更高的爱。这正如《新约。约翰一书》所言,上帝是爱。而人只有在上帝里面才有爱的可能性和能力。

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四至八節。66年美國出版的新國際版和附有地圖索引的新標準修訂本在用詞上有許多不同。按照新修訂本,這段經文可以翻譯成:愛是忍耐,愛是友善,愛是不嫉妒,不吹噓,不冒犯,不粗魯。愛是不固執(does not insist on its own way不固執也就是擇善而執。這裏對愛的表述可以與夫子的四毋,所謂的毋必,毋我,毋意,毋固加以對照),不暴躁,不怨恨,不因劣行而欣悅而歡騰于真理。愛就是擔待一切,相信一切,對一切都滿懷希望,對一切都保持忍耐。新國際版把不固執翻譯為不self._seeking。前面的不固執的意思主要是不固步自封,而這裏的意思似乎主要講不自求其福。顯然,其根本意思還是有不小的差別。最後一連串的排比,意思也不甚一致。 在這裏,保羅反復申明愛是忍耐。不管保羅希臘文用的是個什麼詞彙,英文和中文翻譯為忍耐顯然不可能是錯誤的。問題在於,愛怎麼是忍耐呢?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這種作為愛的忍耐?忍耐在何種意義上是愛的本質?當一種境況明確要求我們必須對之加以忍耐的時候,這忍耐之人無疑已經處於一種並不愉快甚至非常悽慘的境況之中了,這種境況對人的耐性提出了挑戰。當我們被欺凌,被羞辱,被打擊,被折磨的時候尤其需要忍耐,而且隨著這種狀態的加倍惡化我們所需要的忍耐也要求加倍提高。我們之所以能夠忍耐是以必然到來的解救為前提的。作為忍耐的愛所愛的顯然不是在此不利處境中所遭受的。在這裏,愛是通過對救贖者的確信和盼望的方式被建立起來的。也就是說,愛體現為與救贖者先驗的超越的親密關係。因為這種超越的親密關係,確信和盼望才有可能。另外,忍耐還可能是另外一種情況,就是安心于一種等待狀態。一般說來,等待都是令人焦躁不安的,是讓人坐立不寧的。但忍耐則要求你安心于這種等候,不焦躁,也不焦慮。毫無疑問,按照保羅的意思,當我們持守于這種不焦躁不坐臥不寧的等待狀態就是愛的狀態。這是為什麼?要理解這裏關於等待,期待,信賴,盼望與愛的複雜關係,我們必須理解保羅在這裏所揭示的完美的末世論。這種對等待的耐心的突出,所彰顯的恰恰是愛的急不可耐,所強調的都是末日強大和確定性。忍耐之所以可貴恰恰在於必須急不可耐。愛就是忍耐于急不可耐之中。也因此,愛對這個世界來說,是一種悖論的存在。正因為愛是一悖論的存在,所以愛才是奇蹟。愛就是投向上帝的急不可耐和于此急不可耐的持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